御澤哉

【御澤】獨佔 上

御幸 病態

 

-----以下正文

 

 

『只想要你的目光只看著我,只想要你所散發的光只照亮我,只想要你永遠只屬於我....  不准任何人靠近你,也不准任人觸碰你,能在你身邊的只有我.....』

 

 

 

 

「真想把他監禁起來....」御幸托著下巴小聲道,從窗外往下看著剛上完體育課的澤村在和其他人聊天

「蛤?你剛剛說什麼」倉持疑惑的看著御幸

「沒什麼」一瞬間御幸露出奸笑隨後馬上又變回以往的微笑,倉持沒有發現

 


 

 

過了幾週,因為賽季剛打完,假日大多數的人都回家了,只有少數的人會留在青心寮

「阿! 你沒有要回家嗎? 這麼久沒回去了不回去一趟嗎?」倉持正從五號室走出看到御幸,他略微知道御幸家裡情況 

「這次就不了,有先通訊了,況且....我還要指導澤村的投球姿勢,這次是多虧了守備才險勝的」御幸看著倉持微笑

「這麼說,我到現在都沒看到澤村,難道他已經在做暖身了,這麼認真! 剛打完比賽,你要提醒他要好好休息,那我先走了~」倉持拿起手中行李走掉了

看著倉持的背影,御幸露出淺淺的微笑,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寢室

 

 

 

 

在昨晚御幸得知跟自己同寢室的室友,因為想早點回家於是跟教練提前請假,此時的寢室就只剩自己,御幸露出微微的奸笑

『明天要怎麼好好的跟 澤、村、君獨處呢~~~』御幸心想,拿起手機敲下按鍵

【明天早點來我的寢室,我想跟你做投球姿勢的個別指導和說明,不要被其他人看到喔~ 尤其是降谷  (笑臉 =))】訊息發送

【好的!! 澤村大爺我會神不知鬼不覺的!!!】一看到御幸主動要為自己做指導,興奮的回了訊息,放下手機就跑去睡了

 



 

 

 

 

「御幸,你這是要幹嘛!」剛走進御幸寢室的澤村聽見關門聲,忽然感覺脖子上一陣涼意,摸了頸上的東西,御幸沒有回話,走向了自己的床鋪坐下來

「你、你...你這是要幹嘛,不是說、......」澤村來不及反應,御幸原本慢慢的將鐵鍊拉回,當澤村跟自己只差一步距離時用力一扯,澤村跌跪到御幸面前,後者只是微微笑得將他的臉抬起

「澤村~ 今天就讓我們好好 獨、處、吧~」充滿磁性的聲音在澤村耳邊響起

「你、你」澤村咬牙,瞪著御幸

「這個表情不錯,我喜歡~ 你就先待在這吧,我去幫你買點吃的」御幸丟下澤村走出寢室......

 


在買完東西回寢室的路上,御幸剛好遇到倉持......

 



 

「澤村,肚子餓了嗎?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  我也只是想好好跟你 一、對、一 相處而已~」御幸將麵包包裝紙打開,撕了一小角麵包遞到澤村嘴邊

「不吃嗎?  那....」御幸見澤村沒什麼動作,於是把麵包放進自己嘴裡,右手抓住了澤村的後腦杓,柔軟的唇貼上另一個人的唇,強硬的將牙齒撬開,將原本在自己嘴中的麵包送進另一人口腔裡,來不及合起來的嘴,唾液從嘴角流下

御幸舔了舔唇,微笑得看著澤村

「澤村,你知道嗎~ 其實.....  」御幸邊說邊將麵包遞給澤村,又見澤村不反應

「你在不自己吃,我就會像剛剛那樣餵你喔」澤村像是怕了,這回他從御幸手中拿走麵包,默默低頭吃著

「抬起頭看著我,我叫你......」這次御幸不等澤村反應,直接將他的頭抬起

「怎麼? 怕我嗎?  我也只不過是喜歡你,只不過是不想讓其他人碰你,只不過是~ 想要你只屬於我一個人的,而你也只能看著我,這樣有不對嗎~」澤村露出驚訝的眼神,他從來沒有看過御幸現在這樣的表情,明明眼前的人是每天和自己練投的捕手,現在看起來卻像陌生人

「你、你..你為甚麼要這麼做?」澤村甩開御幸的手鼓起勇氣問,他想知道御幸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御幸微笑,當然又是一抹澤村沒見過的微笑

御幸看了一下時鐘,也快到跟別人約好練習的時間

這回御幸將嘴靠近澤村耳邊輕道   「成、為、我、的、人、吧,你可以考慮一下,但是你知道我不會同意你說【不】的」

「好了,我先走了,我跟人約好練習,你就先慢慢考慮一下吧~」御幸看著有些呆滯的澤村輕拍,起身走向門邊 

在離開寢室關門前一刻

「澤村」御幸喊道,澤村看向御幸

「不要想偷跑喔~ 要是被我抓到,你知道的~」御幸丟下一句話和一抹詭譎的笑容,默默的、身影消失在澤村的瞳孔中

 

--- T B C ---


阿~~終於打完了第一篇御澤文

真的是超喜歡這對CP的

其實很想打上 END,但又覺得一定要寫後續才會完整

而且是寫 R18 XD  

不過別太期待後續了就是了    ((我是很拖的人

至於文章順序是故意了的XD  很怕有人會看不懂.....

评论
热度(21)
©御澤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