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哉

【御澤】 最喜歡你了

『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你的? 』  

 

『啊、對了,是那個時候,我主動跟小禮說要幫你接球,可能就是在那時,如此像太陽的你,目光不自覺就被你吸引了,命運中邂逅的十一球,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

 

----

 

「御幸,剛剛那球投的很棒吧」澤村投出剛學會的新球種,聽見球進手套的聲音很清脆,高興的大聲喊道

「欸欸,至少加個前輩啊!」御幸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個自信滿滿的人

「球是投的不錯,但還是太甜了,要是抓對時機,可是會被扛出全壘打的」御幸故意調戲澤村,想看他炸毛的樣子,果然不出所料

 

調戲澤村是御幸覺得唯一一種最靠近他的方式,可以自然的走到他身旁和他說話

雖然在投捕練習時,也可以就這麼和澤村對話,但礙於自己是隊長,不能特別都只是幫澤村接球、指導

還有一點就是那18.44公尺的距離,在御幸眼裡是極為遙遠的距離,因為澤村總是不自覺的吸引著身旁的人到他身邊,御幸不喜歡這樣

 

「今天就練到這,等一下記得冰敷」

「在投十球,十球就好」

「不行,快去冰敷,敷完後快去洗澡早點休息了」

澤村變成貓眼的樣子、嘟著嘴

「好啦~ 明天也還可以練阿,快去休息啦」御幸揉揉澤村的頭髮,有點欠揍的表情


或許在澤村眼裡御幸就是這樣,總是嘻皮笑臉、找他練投總是會推託一下、也很愛調戲自己,但有時在練投練到很晚時,御幸卻也會露出溫柔表情,要澤村快去休息睡覺

這點讓澤村有點在意,但也因為是個笨蛋,所以沒想太多

有一點澤村永遠都不會知道,每次御幸拒絕澤村的練習時,在因為時間晚了要趕著澤村去睡覺休息時,御幸心裡總是很落寞的,他只是沒表現出來

 

從以前就是這樣,即使希望父親多陪他一點,卻也表現出自己一個人是可以的,習慣了不對外人透露自己情感,總是偽裝著自己

唯一能在御幸情感上看出一些蛛絲馬跡的,應該只有倉持了....


----


「你什麼時候和那小子告白?」倉持走到御幸的位子前問

「蛤? 你在說什麼啊」御幸的視線從計分冊轉向倉持

「別跟我疑問句」聽到倉持這麼一說,御幸有點驚訝,他一直以為自己偽裝的很好。      的確是偽裝的好,只是倉持的觀察力太強了

「怎? 忽然這麼關心這個」御幸聳了聳肩

「想幫你給你一點提示,你這是什麼態度,需要來一點格鬥技嗎?」倉持額頭上爆了一些青筋

「息怒啊~  倉持同學~ 那就麻煩你給點提示吧~」御幸露出一臉欠揍表情,倉持看了給的白眼

「這也只是我的推測,你就參考看看。  我在想你們兩應該是雙向單箭頭吧」倉持故做輕鬆說道

「我是怕你還不及和他告白,他就被人追走,雖然應該是不可能.......」

「唉! 你要去哪! 等一下就要上......」看見御幸匆忙跑出教室,倉持探了口氣 『真是心急阿』

 

----

 

「澤村在嗎?」御幸跑到澤村的教室問道

「你看,他好帥喔~ 」「他是誰啊,怎麼這麼帥」「好像是來找澤村的?」「帥哥唉~」「他不是棒球部的.....」一群女生在看到御幸後,每個都像花癡般討論著

「唉! 你起床啊,有人來找......」澤村抬起睡眼惺忪的臉,一看到他的御幸直接衝進教室,沒等澤村清醒就握起他的手,將他拉出教室外,把他帶到人煙稀少的地方

「在下不肖澤村,不會在上課打瞌睡了,所以請讓我繼續......」澤村一看到是御幸瞬間清醒了幾分,沒頭沒尾大聲喊道,御幸看到這樣的畫面,不免大笑了起來,見御幸的反應,澤村炸毛發現剛剛就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出糗

抹去因笑得太用力而流下的淚,收起大笑,御幸認真的看了澤村,而後者有些緊張

「澤村!」御幸雙手抓緊了他的肩,心跳得很快

「御幸...前輩」澤村第一次看見御幸這種模樣,有點擔心   

『不要只在這時後才用上敬語叫前輩啊!!!』御幸內心大喊

「澤、澤村,我喜歡你,請你成為我的戀人」御幸說完後別過頭,不想讓澤村知道自己現在臉很紅

「唉、唉!!!!!!」澤村也臉紅,頭上直冒煙


過了許久---


「不回應,就當做你是答應囉」御幸鼓起勇氣看向澤村,發現他因過度驚訝而停止了思考

御幸將澤村的臉抬起,輕輕給他一吻 

「就這麼說定囉~」御幸露出微笑,澤村因害羞抱向御幸,頭埋在後者胸口

「我也最喜歡御幸了!!」澤村大聲喊道

『你的迴路也跑得太慢了吧....』


--- E N D ---

 

這次打了個甜文~

 

告白橋段的御幸和澤村,反應真的是超可愛了^P^

评论
热度(31)
©御澤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