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哉

【御澤】專屬於我

- 00

他們交往才剛滿一年,御幸卻要畢業了,而畢業後的他直接加入了職棒、澤村也順利成了新隊長

雙方都因為新職務、忙於份內的事情,根本沒時間為對方傳封簡訊,這讓御幸認為他們之間的距離好像越來越遙遠了

好不容易澤村快畢業了,聽說他想讀大學,御幸沒等他決定好就問他要不要同居,也跟他說 [想在繼續接你的球]、[雖然你一開始會先在二軍做練習,順帶一提我只花了一年時間就升上一軍了,嘻嘻~] 等話,澤村聽聞後炸毛,但第一次聽到御幸主動說想接自己的球,澤村二話不說就決定繼續追隨著他


--【當初也是追著他到東京的】

-- 一年的時間不長也不短,但對御幸來說這段空窗期是他最難熬的,除了在隊上的壓力、還有就是在自己最累時,看不見他陽光般的笑容和正向力,御幸甚至在想萬一他被其他人追走了怎麼辦


- 01

一大早來到御幸租的房屋處,澤村就迫不及待的衝進房裡到處翻翻

「哇~ 好整齊,書櫃上真的都只擺著跟棒球有關的東西」澤村眼睛為之一亮

「這裡是臥室? 好大的床喔~ 是要一起睡嗎~」他跳上床,看向在身後的御幸,給了大大的笑容

「是啊......」御幸看著他的笑容心裡有些複雜

「先把你帶過來的東西擺放好吧」御幸重新打起精神

- - - - -

「今天該擺好的東西,終於都用好了」澤村伸了懶腰

「肚子餓了吧,我做些東西給你吃」他看了下時間

「我想吃你做的炒飯~ 御幸做的炒飯最好吃了」澤村眼睛發光的看著他

從冰箱裡拿了幾顆蛋,熟悉俐落的翻炒鍋裡的飯,簡單的蛋炒飯就這麼被端上桌,香味撲鼻

「東西要明天才會送過來,下午有想去哪嗎?」看著眼前的人大口大口吃著飯,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看著他了,也很久沒有和他一起出門了

「嗯....偶搶去.....」澤村嘴裡的飯還沒吞下就想著回答,飯粒噴的桌上到處都是

「先吃完在說啊...」御幸把他嘴角上的飯粒捻起來吃掉

「御幸!!」澤村炸毛,他看了倒是放鬆了不少

「去賣場吧,看看需要在買些什麼」御幸收拾桌上餐具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去遊樂園」澤村鼓起腮幫子

「就算現在去也玩不了多少吧~ 還是去賣場,我們可以一起買共同需要的東西」御幸摸了摸澤村的頭,眼裡透出盡是溫柔與寵溺

- - - - -

「最後還是大包小包的」御幸雙手提著重物,有些皺眉和乾笑

「因為都是御幸喜歡吃的東西嘛~」澤村抱著剛買的戰力品嘻笑著

「什麼,明明都是你的零食,你有沒有運動員的自覺阿」

「不過如果澤村變胖了,說不定抱起來更舒服~ 嘻嘻」御幸有些無奈,但也不忘調戲澤村

「御幸!! 」澤村炸毛

『果然看著他炸毛的樣子,真的是很可愛』

隔天御幸先醒來,看見睡在一旁的澤村、完全沒有真實感,他在澤村額頭上留下蜻蜓點水般的吻後,起身走向浴室盥洗,而後去準備了今天的早餐


-- 同居這件事情御幸從很早之前就在想了,只是沒想到他這麼快就答應了,雖然經過如夢境般的一晚,但御幸似乎還是不太滿足

-- 是阿...... 分開一年多所累積的壓抑,怎麼可能一天的相處就能把它填補完

-- 還想要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 02

剛加入球隊的澤村,自信滿滿的他大聲的說出自己的目標,幾個在二軍待比較久的前輩以為又來一個只會說大話的投手

不料幾天的觀察,發現他除了講話大聲、有時說話不經大腦外,其實他真得是一個很認真也很努力的人

因為他的熱情身邊不自覺就聚集了許多人,一下子就成了二軍的焦點

澤村紅到連一軍也有人在說「最近二軍好像來了一位有趣的投手,聽說有怪球癖,目前二軍還沒有一個可以把他球打好的」之類的話,這些話傳進御幸耳裡聽起來卻有些刺耳,並非他討厭澤村,他就是莫名的到不開心

一個月過去了,有關澤村話題的熱潮沒有退去,還不是因為一軍有人就是不相信沒有人有辦法把澤村的球轟出全壘打的,於是就去挑戰看看,就結果來說是有打出二壘安打的,不過也只有一支而已,有人問御幸要不要試試,他也只是乾笑,他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家的小投手是多麼得厲害

每天都聽到有人在談論澤村,這讓御幸很不是滋味,難到他們就不會討論如何讓自己打擊率提升嗎

- - - - -

今天御幸的話似乎特別少,一路上澤村就像在自言自語般的說著在隊上發生的事,御幸聽了偶而有幾聲回應,好不容易到了球場

「好啦... 要暫時先跟你分離了,在二軍要好好加油啊」御幸摸摸他的頭,露入了一絲寂寞,但澤村沒有發現

「幹嘛說這麼肉麻的話,你最近....嗯,算了、回家在說」澤村嘟嘴,御幸依照慣例索求了一個吻

「好啦,御幸也要加油,回家就可以獨處了」在他臉頰留下一個吻,澤村說完話後,轉身走向二軍訓練的場地,身影漸漸變小、變模糊

輕輕撫著剛剛臉頰上留下的溫度,用炙熱來形容未免過於荒唐,但對他來說,這溫度足以一點一滴慢慢侵蝕著他內心的空虛

- - - - -

一軍的訓練比較吃重總是會訓練的比較晚,即使能一同出門,但澤村總是會比御幸早些時間回到家

打開大門、迎來的不是一句【歡迎回來】,而是空無一人的走道

澤村放下包包,想先為御幸準備晚餐,無奈自己的廚藝.......  記得上次想要幫他分擔一些,卻因為烤焦而冒出的煙不小心觸動了灑水器,結果得來的是一身濕,之後御幸就不准我擅自做菜

還是先洗澡吧,沒有香味四溢的晚餐就算了,總不能一身汗臭味迎接他回來吧,雖然他應該是沒差....


聽見大門被打開的聲音,剛洗好坐等御幸的澤村跑了過去

「歡迎回來~」澤村露出大大的笑容

「我回來了..」滿身疲憊的御幸,在看見他的笑容後,疲倦似乎就這麼自動消失一些了

「要先洗澡嗎~」澤村見他似乎因為訓練特別累的樣子,即便肚子在餓還是先忍些

「我先做飯吧,你肚子不是很餓嗎」御幸將球鞋放好走向廚房

「還好啦,你先去洗澡好了,晚一點在一起吃」澤村握著他的手撒嬌的說 

「那、你可以幫我把包包放好嗎」敵不過澤村的撒嬌,他走向浴室


- -  你總是這樣,把我放在第一,把自己放在第二......

- - - - -

「好香喔~ 鬆鬆軟軟的」他把頭埋向澤村後頸,原本應該是澤村幫他擦乾頭髮,現在卻變成他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從後面抱著澤村

「先把你的頭髮擦乾在撒嬌啦!」澤村炸毛,他沒有理會他的反應,保持一個動作許久、似乎是睡著了

「御幸? 御幸、這樣會感冒的,我扶你到床上睡」他睡眼惺忪 

「你不是還沒吃,我去幫你用」

「沒關係,我扶你上床,我等等自己簡單用就好」

「是嗎... 那就麻煩你了...」澤村幫他把蓋好被子後,丟下一句「這什麼話」臉上有些苦笑,看向客廳的時鐘、九點了.....   

『等一下看冰箱有什麼簡單用一下,也幫他用一份』

- - - - -

一個人吃著晚餐是寂寞了些,一想到御幸在還沒認識自己之前、在畢業之後同居之前,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情,澤村打了冷戰、忽然莫名的不安起來

「是我的錯覺嗎.....? 總覺得自從跟御幸同居之後,才發現他越來越少笑了.....  明明在高中時還......」

「今天他感覺起來怪怪的,御幸是不是有什麼事不想讓我擔心,所以沒跟我說,還是......」   澤村低聲呢喃

「總是這樣、都選擇自己承擔,我也想幫你分擔一些啊」

「我們不是戀人嗎.....」他越想越無力,而淚水在眼眶打轉


-- 除了待在你身邊、我也想和你共進退、想多了解你一些,不要只是對我好、也對自己好一點啊,我想跟你在同一個位子上.....


- 03

「啊!御幸前輩,我今天訓練完會去聚餐,所以會晚一點回來」澤村快到球場才忽然想起今天有重要的事

「嗯,那不要太晚回來,也不要喝太多」不帶任何情感的語氣,他不希望他去,但他沒說出口

「御幸,你怎麼了?感覺沒精神」澤村這麼一問讓他有些驚訝,明明對任何事都粗枝大葉,但有些細節卻又被他注意到

「我在想今天只有我在家吃飯,乾脆在外面吃一吃在回家好了」他隨便找個藉口

『如果我叫你不要去,你會不去嗎?』

「御幸!」他雙手抓著他的手

「如果有什麼事一定要跟我說喔」他用認真的眼神看著御幸

『為什麼你總是在這時觀察的特別仔細』

「是、是」御幸楺亂他的頭髮

「御幸前輩,不能逞強喔,那我先去球場了」沒多久的時間他的身影消失在他的眼角


-- 如果可以,他很想跟他說【可以拒絕所有的聚餐只跟我吃飯嗎】、【可以滿腦子只像著我和棒球就好了嗎】、【可以眼裡只注視著我而容不下別人的身影嗎】,滿腦子的佔有慾揮之不去

-- 我是不是病了,是不是太貪心了

- - - - -

一回到家倒頭就往沙發躺,他並沒有在外吃飽才回家,因為沒什麼食慾

「現在應該吃得很開心吧....」、「聚餐什麼的,我才不需要,我只要有澤村就夠了....」、「明天,他...放假吧..」他闔上眼、嘴裡念念有詞

- - - - -

「御幸、御幸前輩,睡在這裡會著涼的」一回到家就看到他睡在沙發、也沒蓋件外套

「澤、澤村,不要離開我好嗎....」聽到御幸在夢囈,他有點擔心,明明平時睡覺連作夢都不會,而現在卻.......

「御幸前輩、御幸前輩起床了,先去洗澡在睡」他將他扶起、把他叫醒

「澤村...... 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他睡眼惺忪

『咕嚕~』

「御幸,你該不會到現在都還沒吃飯吧!」

「沒事,我不會餓,我先去洗澡了....」他緩緩的走向浴室

「御幸......」

他是乎很累,洗完澡、吹乾頭髮就上床睡覺了,澤村本來想等自己洗好澡後,找他說話的

- - - - -

隔天一覺醒來澤村才想起今天是兩人同時放假的一天,但他卻已經答應陪隊上前輩去體育用品店買新的護膝套

『啊!完蛋了,我完全忘了今天御幸前輩也放假,可是都已經答應前輩了,怎麼辦!!看他昨天那麼累的樣子,應該會睡到中午吧,不要吵他還是讓他睡到自然醒好了,我留個紙條』寫好紙條和早餐放在一起後,澤村走向大門,在離開前還不時看裡面是否有動靜、深怕會吵道御幸,輕輕關上門後,澤村邁開步伐用跑的去約定地點,因為他想快去快回,不想讓御幸生氣

澤村出去之後,家裡變得安靜且昏暗,只有從窗廉透出一道細細的光

- - - - -

「澤村.....」一睜開眼,摸了摸早已空著的床鋪

「現在幾點了,澤村起床多久了....」環顧四周,客廳的電燈是暗的,牆上時鐘九點半

御幸起身走向浴室盥洗,拿著毛巾擦著臉,看著鏡面反射的自己心想『床上沒有任何他的餘溫,代表他很早就起床了吧.....』

走到餐桌看見紙條,御幸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讀著

【御幸前輩對不起,我不小心忘了你今天也放假,但是我已經答應了隊上前輩,我去買個東西中午前會回來,我會盡快回來】紙條上還畫有一隻道歉樣子的柴犬

看完紙條的御幸面無表情,他曾經跟澤村約定過,如果兩人同時放假,一定要拒絕一切邀約,因為本來相處時間就已經很少了,在不好好珍惜時間,真不知道下次能在相處是何時

吃完早餐收拾好餐桌,現在時間才十點半

「中午是嗎…」御幸泡了一杯咖啡坐在沙發等澤村回來,他望著天花板,越想越不爽


-- 當發現自己喜歡上的不是一名女性,而是作為球隊上的開心果 - 澤村榮純,自己也倍感驚訝,回過神來視線已經離不開他,或許是因為小時後父親都忙於工作無法陪自己而產生的空虛感,而名為澤村的這份溫暖填補了這個空洞,於是他暗自決定 無論外界認不認同,他都只想跟澤村榮純在一起一輩子

-- 澤村就像太陽,用自身的熱情去吸引其他人的目光,他或許不知道自己的光芒吸引了多少人,然而御幸就是其中一位

-- 太陽的光芒是為了照亮大地,可御幸卻不是這麼想,光芒也是會有被雲遮住的一天,他想當那片雲、獨享太陽的鋒芒

- - - - -

現在時間下午一點,吃完中餐坐在沙發的御幸,原本在閉目休息,聽見玄關傳來的開門聲,待澤村走到客廳

「你違反了我們的約定」這聲音聽起來很冰冷、不帶任何情感

「何況現在幾點了!」他忽然大聲吼著,而聽者瞪大雙眼有些驚恐的看著他

雖然他不僅違反約定,也晚了說好的時間到家,他也知道自己有錯在先,但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御幸這麼生氣、第一次被他大聲吼著

「御、御幸,對不、對不起,我下次、下次不會再這樣了」澤村強忍著淚水從眼眶奪出,一滴、兩滴,眼淚還是不爭氣的落下了,

他胡亂的用手逝去臉上的淚痕,不論擦在多遍,眼淚還是一直流

他發現自己好像太過火了,於是走向澤村,擦乾他的眼淚、抱著他

「該說對不起是我,對不起、對你這麼大聲,我只是想跟你多一點時間獨處」他下巴抵在澤村的頭頂,雙手則是抱得更緊

「我也是阿.... 御幸前輩..」澤村將臉埋進他的胸口、小聲的說,而他並沒有聽到


-- 喜歡一個人,會讓人變得很貪心,會希望他的眼裡只有自己、會希望他的世界裡只有自己,但這樣形容御幸,卻像在嘲笑他對澤村的感情,記得倉持曾經提醒過御幸『別亂來…』

-- 他對他的情感可以說是著了魔般,並非【只有】而是【只能有】,想獨占他的世界、獨佔他的一切


- 04

從他對他大吼的那天開始,他每天都做著類似的惡夢,驚醒後的御幸總是滿頭大汗、一臉不安看著正睡著香甜的澤村,他回想夢裡的澤村不在對自己笑、也沒說任何話,甚至臉上開始出現厭惡、噁心、憎惡、厭煩的表情,有時是對自己沒有說什麼話就自顧自的走向遠方,無論怎麼喊、怎麼叫,就是沒有回頭

漸漸的恐懼爬滿了他的腦海,他失眠的越來越嚴重,盡管如此他還是保持一副沒什麼異狀

- - - - -

這天一軍的練習提前結束,正打算去找澤村的他,剛好看見澤村和他的隊友......

「澤村,你今天投得不錯喔」一名隊友揉亂他的頭髮

「臭小子,可別得意忘形啊」令一名隊友則架著他的脖子

「前輩快放開我,會 -」澤村有些吃力的扳開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

「澤村-」遠處傳來呼喚聲

「御幸!」澤村抬頭遠看,是他

「那各位前輩我先走了」丟下這句話後,他跑向御幸身邊

「澤村什麼時候跟那個御幸這麼好了.......」看著澤村跑過去的背影,被丟下的前輩有些疑惑

待澤村跑向自己身邊,他們並肩著走

「澤村,他們是?」

「他們? 喔~是前輩啦,他們人很好喔,有時候啊.....」澤村自顧自的說,而御幸小聲說著「是嗎....」

回家的路上澤村不停說著自己的表現、擺短棒也越打越好之類的,看著開心的像小孩般的他,御幸沒來由的感到不安,而內心默默被忌妒所佔據

一回到家,澤村才剛擺好鞋子,就被御幸推向牆壁

「怎-」來不及說完的話,被一雙唇睹上

這吻並不溫柔,雜亂且用力,吻得澤村感到陣陣刺痛,他想將他推開,無奈力氣比他小,看著眼前得他,澤村感到恐懼,這不是他所熟悉的御幸一也,他哭了、他討厭這樣

御幸感到舌尖上有些鹹鹹的,才發現自己又把他用哭了,他收手、低下頭來

「澤村我們分手吧......」他沒有抬起頭


-- 喜歡你、會希望跟自己在一起是快樂的,但是我又把你用哭了,或許我沒辦法給你正常的愛


「你、你在說什麼,御幸」

「我說!我們分手!」這是第二次對他大吼了

「為、為什麼要說、說這種話」這不是澤村要的結果,他不要、他不想放手

「喂、你抬起頭阿,為什 -」話被打斷了,而原本停下來的眼淚又快奪眶而出

「我真的很喜歡你,跟你住在一起我感到很幸福但同時也很不安,我們已經有空白的一年了,你知道我這一年是怎麼熬過的嗎? 我們彼此都忙,想要給你留的簡訊、又怕吵到你,我每天都在想你會不會開始覺得無趣了,是不是會想跟我分手了,每天、每天、每天都在想」御幸依舊沒抬起頭,他嘆了口氣,像是在下定決心什麼事的樣子

「我就老實說好了,我討厭你和其他人互動、說話,我討厭你和其他人去聚會,對我來說,我不要你的世界只有我,而是只能有我、只容得下我」他慢慢將頭抬起,露出一副難看的笑容

「我是不是病了.... 澤村」說完這句的御幸低下頭,他們沉默


「御幸前輩!」他從背後抱住要轉身離開的他,他不想放手,他絕對不會放手

「我一直都不知道原來我讓你這麼不安、對不起,但是我真的真得不想和你分手」

「你不希望我和其他人有互動、那我就和他們保持距離,你不希望我去聚會、那我就不會去,只要是你所不想要的,我都會為了你,所以不要跟我分手好嗎......」那雙手越抱越緊

「澤村......」他摸著抱緊自己的雙手


-- 我以為又要孤單一個人了,但你卻選擇為了我、陪在我身邊

-- 即使再怎麼孤單,一輩子,必然有奇蹟發生【註1】,而那個的奇蹟就是你

- - - - -

在那之後,澤村真的都照著御幸的要求去做,不免有隊友會懷疑,但是澤村仍就有辦法解釋

儘管都已經做到如此地步的他,御幸有時還是會不安,還是怕澤村會在自己不在家的情況下逃走

於是他提出了一個過份的要求,但澤村沒有反駁、也沒有拒絕,『只要是為了御幸前輩、只要能讓你擺脫那種不安,要我做什麼都可以』他堅定的說著,而眼裡沒有透出畏懼、反而是多了幾分肯定


- 05

這天練習結束後,二軍公布了升上一軍的名單、澤村是其中一人,大家互相說些恭喜和道別的話,而當有前輩要勾住他脖子、跟他慶賀時

「不好意思,前輩」

「都已經是最後一次的也不行嗎? 」

「是嗎...... 那不勉強你了,記得到了一軍要更努力一點,那裡可不像這裡這麼好生存」


「做得很好、澤村......」御幸站在不遠處看的,因為之後會有新進的人員進入,所以一軍也提前結束練習

他們一同回家,在路上討論著慶祝澤村升上一軍要買些什麼菜回來煮,御幸甚至提出邀倉持一起到家裡吃飯這個提議,畢竟倉持在高中時期就像澤村的哥哥般照顧他了,也是少數知道他們兩在交往的人,甚至也只有倉持知道御幸對澤村那份扭曲的愛

- - - - -

隔天,他們一起去了附近的超市買了不少東西,一回到家

「倉持前輩什麼時候會來?」

「六點左右吧,現在才四點,應該來得及在那之前做好晚餐。你要一起來幫忙嗎?」

「好~♥」

澤村依照慣例實行那個約定,即使要一起做晚餐,澤村也沒有因為不方便而不扣上那東西

- - - - -

「差不多了」御幸將晚餐和餐具擺好,看了下時間

叮咚-   

「澤村、剩下的我來就好,你去開門吧」

「好~♥」


「倉持前輩!你終於來了」澤村一打開門,一副柴犬的樣子看著他

「笨蛋澤村,不要用這麼噁心的眼神看我」

「怎麼可以這樣說自己的後輩」他邊關上門邊有些發騷的說

「鞋子放這就好,御幸前輩已經在裡面等了」丟下這句話的澤村沒等倉持放好鞋子,就自顧自的跑到飯廳

鞋子才放到一半的倉持,因為聽到了有鐵器的撞擊聲、抬頭一看,驚訝的表情在他臉上並沒有持續太久,他或多或少也知道御幸或許會做出這種事來,只是沒想到澤村就這麼......接受

吃飯過程,無非就是聊聊近況、恭喜後輩升上一軍、非常一般,待吃飽後他們留下澤村一人收拾著餐桌,而御幸將倉持拉到陽台上,他知道倉持有話要對自己說、但不方便在澤村面前


「不驚訝嗎?」他苦笑,他知道在倉持面前裝傻沒用

「不會,或著說早就料到你會這樣」倉持聳了聳肩

「我是不是很喪心病狂,害怕他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逃走,所以買了副腳鍊將他關在家裡,但是澤村卻沒有因此逃離我身邊,除了跟我出門外、訓練、比賽之外,我沒給他自由,只是讓他一個人在家等我」

因為陽台的門窗沒關上,時不時傳來澤村腳上的鐵鍊聲,在倉持耳裡聽起來有些刺耳

「既然你都做到這樣,而他也沒逃走,那我也不會說什麼,只是要是你讓他受傷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哈哈哈,果然是朋友也是澤村的哥哥阿,這麼快就接受這個事實了」

「誰跟你朋友阿!」

「好啦,但是還是謝謝你就這麼知道也這麼接受了」

「澤村是我的一切,沒有他、我想我也不想活了」御幸丟下這句話,走到屋裡向澤村撒嬌

而倉持只是默默看著屋裡的這兩人


---E N D---


後記

第一次打這麼長的文章 XD 還蠻開心的

主要是想寫因為御幸對澤村過份的佔有慾和扭曲的愛,而選擇腳鍊將澤村關在家裡   ((不過這邊的描述好像沒有很好......

但老實說有些偏離原本想打的內容

原本想寫更黑的御幸 XDD

只能自己功力還不夠啊~~~ 下次在寫黑一點好了  ((而且是肉文!? 不要太期待就是了


註解

即使再怎麼孤單,一輩子,必然有奇蹟發生 (No matter how lonely you are sometimes,miracles will surely happen in your lifr),出自 HUG!Friends:先擁抱吧。


评论(2)
热度(51)
©御澤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