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哉

【御澤】再說一次我愛你

「我最討厭御幸前輩了!」他奪門而出、而外面正下著細雨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御幸並沒有追上去,他輕揉著太陽穴、嘆了口氣。想在澤村生日給他驚喜,為了這次驚喜御幸籌備了很久,看來一切都要取消了

回想起今天早上的對話,這次吵架並非澤村不講理、而是御幸過於理性,明明只要像平常一樣讓他一下就好、可是偏偏今天就是特別沉不住氣

『是我太緊張了嗎......?』雨聲變大、他才想起澤村沒帶傘就跑出門。畢竟是自己有錯在先、他穿好鞋隨手拿兩把傘出門,沒有事先打電話問他人在哪是因為他知道澤村一生氣就會跑到附近公園的長椅上坐著發呆

雨越下越大、他心急似的開始跑了起來,還沒到熟悉的公園、他就看到澤村的身影,他們兩剛好隔著一條街

「澤村!」因為下雨、他大喊著,而澤村停下腳步、轉過身來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他想跑走

「站住!如果你不想我過去、那我就站在這裡說」御幸將傘合起、讓自己處於跟他一樣淋雨的狀態

「我知道這次的事情是我不好,因為太過在意、反而對你說出了不好聽的話。其實今天原本安排好一起出門、吃飯,然後跟你說很重要的事,然而到現在沒有一個是兌現的、但有件重要的事一定要跟你說」一字一句都說得很用力,他並沒有像澤村一樣的大嗓門、所以對他來說這樣說話是很吃力的

「我知道我是一個池面、個性惡劣、說話不饒人、腹黑、佔有慾強、時常調戲你的人;我知道我很少說甜言蜜語、寵你或是對你特別好,導致有時讓你不安」

「交往七年了,我以為只有我在改變、我以為你還是高中時候的那個你,但我卻忘了你其實也會變的成熟」原來重頭到尾都是我在任性,是嗎.....? 喉嚨感到乾澀、說話的聲音漸漸變小,他吞了口口水、做了一次深呼吸

「澤村!我想告訴你的是即使我們一直在變,但唯一不變的是我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你。 我愛你!澤村,所以......」他的聲音來不及傳到澤村耳裡、就硬是被雨聲阻斷

「御幸前輩!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他想跑到御幸身邊

「我說....」他吸了一口氣、正要大喊

「澤村!小心!」一切都是來的這麼突然,澤村像是有些心急沒注意到周圍有車、就跑了過來,雨天視線不佳、一台車來不及煞車閃避直接打滑撞上

「澤村、澤村,你不要嚇我啊!聽到我在叫你就回應一下啊。澤村!」他把傘丟到一旁、跑向倒地的那個人,輕輕將他扶起、用自身的衣服按住額頭些微裂開的傷痕

「這裡有誰啊!可以幫忙快點叫救護車」他聲嘶力竭的吼著、不斷搖醒身邊的人

「澤村、澤村!你不可以死啊,該死的人應該是我 ,所以你醒醒啊!拜託你.... 醒醒好嗎....」

救護車聲呼嘯而過,澤村被送進了手術室,御幸雙手合十祈求著他沒事,接到電話的倉持、也趕到了醫院,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澤村仍在急救當中

「要是我先衝過去找他、要是我能在他衝出家門前先攔住他、要是今天沒有吵架.....」他開始歇斯底里

「你冷靜一點啊!」倉持抓住御幸的肩膀

「你要我怎麼冷靜!澤村都是因為我!要是我沒跟他吵架就好....要是沒有吵架....」先是大吼、而後他又開始小聲碎唸

好不容易等到醫師走出手術室、他跑向前詢問情況,得到卻是一句「目前外傷處理好了、但仍昏迷不醒,請先做好心理準備」沒站穩腳步的他跌坐,像是聽見心碎滿地的聲音、眼神漸漸無法對焦,他聽不見倉持叫他

感覺世界正在崩毀、房屋開始倒塌、道路開始龜裂,他和澤村所走過的地方、所回憶的地方,變得模糊、變得分裂。曾經在他腦海裡這裡是空無一物,卻因為澤村而開始搭建他們所共同的記憶。如果說澤村是太陽、那御幸就是月亮;如果說這個世界沒了太陽那會變得怎麼樣,那就只會存在著黑暗、就像御幸現在的內心一樣。魚離開水面還能活嗎..... 如果說這個世界沒了空氣、那不就也意味著自身將毀滅。

他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一直盯著自家的天花板,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家的、滿腦子想著澤村要是有個萬一自己是不是也不用活了。因為澤村還在加護病房,所以御幸只能等明天早上的訪客時間去看他、但他要拿什麼臉去見他......

他嘆了口氣,將原本放在口袋的手抽起時、才想起似乎被遺忘很久的藍色小盒子,他看著那個盒子、要是澤村不可能這輕易放棄吧,你總是這麼信任著我.... 這麼相信我.....

要是他沒有遇到他、他可能就沒有勇氣去接受這個問題,但就是因為他‘ never give up ’就如同他對棒球的態度,這種個性、這種習慣,漸漸渲染在他身上、這或許就是兩人一起生活的影響

隔天,御幸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去探望澤村。他們倆就像角色互換,這次換御幸一直說著以前的事、而澤村就像默默聽著沒有回應。

隨著時間推進、一小時一下子就過了,而一天也只有兩次拜訪機會,御幸把握每天的這兩小時。有時他會輕輕幫他按摩手背、有時也會出現調戲的語氣自言自語的說給他聽。偏偏御幸沒有這麼堅強、樂觀,『今天來這已經是第幾天了』照顧這麼久都沒有好轉、

他開始胡思亂想。笑容越來越少、到後來他看到澤村竟然有想哭的情緒

「澤村....」這天晚上御幸沒有像之前一樣、一來就是不斷說著以前的事,他先是看了澤村看了很久、才開口喊了他的名字。 臉上黑眼圈明顯變重,他將自己帶來的花放在澤村手上、那是一朵紫色鬱金香,御幸握著他的手

「我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勇氣、有沒有資格繼續待在你身邊。如果可以我希望躺在這的是我而不是你;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看見你在我眼前活潑亂跳;如果可以我想一直聽你說話,聽著你自滿滿說著自己的長處、因為你一直都是我的驕傲;如果可以、如果真的可以,我希望、你能聽見我對你說 - 我愛你。你是我第一個也是唯一個畢生摯愛,因為是你、所以我有了喜歡的這種心情。此生我只愛你、我的生命中只會有你」

他將他的手抬起、輕輕吻上,而那一瞬間澤村的手抽動的一下、隨即是一陣嗶嗶聲,鬱金香落地、他被趕了出去,護士拉起簾子、醫生在裡面做急救,他看不到裡面情形、似乎又聽見第二次心碎的聲音。他的堅強只足夠他承受一次這種事情。像被勒住喉嚨般、他感到窒息;像沉入深海似的、身體感到僵硬。他的呼吸變得紊亂、時間就像停止、外面的聲音傳不進他耳朵。他已經沒有任何精神可以在接受一次澤村的噩耗。

簾子拉開的聲音、一位護士走出,她向御幸詢問他們的關係後、帶他跑了一個流程。御幸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在家、他看了自己手上資料‘ 普通病房 : 8120 ’他的手在發抖。護士說病人現在要轉普通病房、所以麻煩回去準備盥洗用具和一些民生用品。他略為準備後、又跑向醫院。來到了8120號病房,他猶豫了、他不知道現在進去對澤村是否好,但他不想在一次失去澤村,鼓起勇氣輕輕敲了門、轉開門把,映入眼簾的是坐起的他被對著自己。御幸將用品擺放好後、坐在他腳邊。

「澤村...」他開口打破沉默

「我....」欲言又止、明明不想在失去他了、明明只要把想說的話說出來就好了

「御幸前輩.... 你那天說的話我沒聽清楚、可以在說一次嗎?」他看見御幸想說卻又不敢說的樣子、於是用堅定的眼神看著他

「澤村.... 對不起,你因為我....」

「我不要聽你對我說對不起,而且這也不是前輩的錯、是我沒注意到!」他有些生氣、鼓起腮幫子

「但是.....」

「沒什麼但是,要是你不想說就算了!」他作勢拉起被子要躺下、御幸阻止了

「好、我說,所以你不要在生氣了」像是哄小孩般、他握起澤村的手

「我想告訴你,即使我們一直在變、但唯一不變的是我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你。」他做了深呼吸、右手伸進外套口袋

「我愛你!澤村,所以請你嫁給我」他將盒子打開、拿起裡面戒指戴在澤村的無名指上

「御幸前輩是大笨蛋.....」他抱向他、臉埋進御幸的胸口、輕聲啜泣著


-- 要是那天沒發生那個意外,我們是不是就可以提前幸福了.........


--- E N D ---


评论
热度(49)
©御澤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