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哉

關於你不在

雖然晚了幾分鍾,但還是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


回憶起那年你高二、我高三,你跟我告白我很高興、因為我們心意相通。隔年你畢業、我們就同居了。你和我一樣、都踏上了職棒這條路,雖然我們待在不同球隊。直到你25歲那年,因為球隊的關係、你飛到了美國華盛頓接受一個月的訓練。

在一起七年了、第一次要和你分隔兩地讓我有些不安......



「東西都整理好了?」

「嗯,整理好了。你看!」他左手拿出浣熊玩偶

「這是......幹嘛?」御幸的眉毛跳動了一下

「我要是寂寞、開始想御幸前輩的時候,就可以抱著牠睡啊~」

『所以我是浣熊??』他心想、有點苦笑

「那我怎麼辦?我想你的時候、抱誰?」御幸裝作無辜

「你可以抱牠」不知道從哪拿出來的柴犬娃娃、跟澤村是有幾分相像

「可是我想抱你睡~」御幸將頭靠在他肩上撒嬌

「可以啊!」

「唉!」一技直球、殺的御幸措手不及

「那之後你回來、我要每天都抱你睡」御幸更進一步的要求、但澤村的回答依然是讓他又驚又喜

『早知道我應該早點問的』他在心裡嘀咕


※  睡前


「御幸前輩你抱太緊了」

「沒辦法啊,你明天就要飛美國了,我會整整一個月抱不到你」

「你怎麼變得這麼愛撒嬌了」

「就難得讓我這樣磨蹭一下麻~」他蹭著他的後頸,髮絲飄來淡淡的、他專屬的洗髮精味道,帶點甜味、偏屬於果香,讓人想在他後頸輕輕咬上一口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今晚特別的想緊緊抱著澤村。從高中到現在、7年了,除了御幸畢業、沒辦法天天見面,他們基本上是黏在一起的。御幸並不是靠直覺的動物、也不是會主動表達自己情感的人,但現在的他就是想這麼靠近澤村

『又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他只是去美國一個月而已,以前父親因為工作忙常不在家、也沒有現在感到這麼寂寞。只是一個月而已、就讓我這麼不捨啊.... 原來澤村在我心中已經是不能沒有的存在了、是嗎.....』他貼緊在澤村的背


※  隔天早上六點


「真的不用我請假陪你去機場會合」御幸一邊整裝一邊擔心的問

「不用啦,而且你今天不是也要早點到球隊」澤村自信滿滿的樣子,要御幸別擔心自己

「那個我可以跟教練說......」

「真的不用啦」

「那我先出門了,你要小心,到美國記得傳的訊息」他在關門前一刻還是不斷提醒澤村

「是~ 那你也要小心一點、御幸~」


※  晚上九點


「終於到家了,今天教練真是特別嚴格阿...」御幸隨手把包包丟在一旁地上、重重的坐在沙發上

『原來那傢伙不在了、這個家會變得這麼安靜阿.... 不知道他到美國了沒.....』闔上眼、左手放在眼上、遮住了部分燈光。

已經聽不到他的聲音、聞不到他的氣味、雙臂張開感受不到他的體溫,一切都要等要一個月後,連一天都還沒過、就已經在懷念,我到底是多依賴澤村阿.....


御幸看了手機的LINE、沒有他的傳訊息,將手機放在桌上、走向廚房打理自己的晚餐。他吃完晚餐、覺得特別撐,才發現自己做了兩人份的晚餐。習慣真是可怕....

當御幸躺在床上時、已經十一點了,手機傳來 ‘ 叮咚 ’聲、御幸打開了LINE,澤村傳來的   【御幸前輩我到美國了,這邊好熱 】還附上了一張在機場拍的照片

【笨蛋~   要記得先休息、趕快調整時差 】回覆澤村傳來的訊息,雖然是這種調戲語氣的內容、但其實他真正傳的是...【我好想你】。甜言蜜語的字句、基本上不會從御幸口中說出,並不是他不想說、只是.....,他連『我喜歡你』這詞、只有在告白那天說過一次而已,何況是『我愛你』....。他想繼續和澤村傳些訊息、無奈身體的疲憊讓他力不從心,手機滑落在一旁、眼睛不自覺的闔上、連眼罩都還沒戴上就這麼睡著了

隔天早上醒來還未睜開眼、就習慣性的轉向右邊,伸手摸了沒有溫度的床鋪、睜開眼輕輕的嘆了一小口氣。起身拾起遺落在一旁的手機、點開螢幕,發現澤村傳了不少訊息,內容無非是在美國的拍的風景照、和他自己的一些大發現,像極了發現新大陸的小孩子、充滿好奇心。御幸簡單的回傳了一張貼圖和【我這邊十二點左右會打視訊給你】的留言,就出門了



「御幸前輩!!!美國這邊好有趣喔~你有看到我拍的照片嗎?」才剛連上視訊的視頻、就傳來澤村響亮的聲音,這次御幸沒有調侃他的音量、到是有些想念的他的聲音

「有有~ 是說你那邊現在是晚上吧,沒有我你睡得著嗎~」

「我有它陪我!倒是你呢!」他不服氣的抱緊浣熊娃娃反問

「睡得可熟了,至少沒有打呼聲。嘻嘻~」不、他並不想這麼說,只是現在就說我想你也未滿太早了。想將他用入懷裡、哪理都不去該有多好。他們哈拉了不久、御幸看了手機的時間

「笨蛋村~ 你是不是該睡了壓~ 你那邊應該已經十一點左右了吧~ 快點抱著你的小浣熊睡覺吧」

「你怎麼知道這裡的時間!?」澤村也看了一下時間、露出驚訝的表情,而螢幕另一頭的人心想『重點錯了吧,不是應該聽到我說他抱著娃娃睡覺而炸毛嗎 XD』

「快去休息吧,晚安」

「那我先去休息了~ 御幸,晚安」

早在澤村要去華盛頓時、他就把時間調成那邊的時間了。為甚麼要這麼做、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許是在計算這一個月的時間吧、亦或者....

「唉!你在跟誰聊天、這麼開心,還聊到忘我、等等就不要集合遲到」身邊的隊友拍了御幸的肩、調戲的說

「是、是」他苦笑、將手機放到屬於自己的置物櫃,走到門口、檢查裡面沒人,關上了燈、輕輕闔上門

接下來的視訊,有時是御幸打過去、但多半是澤村打回來,從一開始視訊是一小時、到後來時間越來越短,倒不是因為御幸這邊的訓練越來越密集沒時間,而是澤村、剛開始幾天訓練完回來的時間還算固定,到後來卻越來越晚、說訓練不累是騙人的,時差、飲食、語言...等,有太多東西一下要澤村全習慣、不一回到家就睡死在床上已經是奇蹟了。好不容易過了半個月、澤村慢慢習慣了,他們的視訊時間才漸漸拉長



「前輩!」

「怎麼、今天特別有精神,該不會訓練偷懶了吧」

「才沒有呢!我都有好好做訓練!」

「是、是,所以你是因為甚麼事而特別有精神呢~」

「阿!差點忘了說,我下禮拜就會回國了,在這之前球隊安排了一場友誼賽是明天下午五點、你要記得看轉播喔,看看在下我澤村短短四週的訓練成果」

「要看是可以阿、但是我明天沒有放假耶~ 要不要為澤村請個假呢~」

「這、這.... 」希望自己喜歡的人看到自己的成果、卻又不希望會造成他的困擾,因為想不到有神麼辦法而過度緊張、連貓眼都跑出來了

「騙你的啦,這麼剛好我明天放假、你就有比賽了」看著澤村不知所措的樣子、真得很有趣

「御幸!!」

「小聲一點、耳朵都快聾了。那你早點去休息、我會記得看,要加油喔」

「那、那....那前輩可以、可以親....親一下我的額頭嗎....」這是他們在同居之後的習慣,在其中一方比賽前、親吻對方額頭當作是給對方去除緊張感

「噗!哈哈哈,要怎麼親、你人在美國耶」

「你、你不會對著螢幕親阿!!」明明是習以為常的事了、不用說就知道要怎麼做的事了,忽然說出口還是有些害羞,

看見御幸的反應、他大聲回話

「蛤!?」這次換御幸嚇到、在家做這動作也就算了,現在可是在休息室、還有其他隊員阿!

「所、所以、快、快點!親完我就要睡覺了」雙方的臉很紅、紅到都快冒煙了,澤村預備好了、接下來就剩御幸動作,環顧四周發現沒人看向這邊、用力一親,牙齒差點撞到手機螢幕

「那我要去睡了~ 要記得看喔」澤村帶著滿意的心情、關掉了視訊畫面,而螢幕另一頭的人、低著頭、臉紅的可跟蘋果一樣

真是的每次都給我這般的驚艷,所以才深深被你吸引著......



明明可以睡到自然醒、然而御幸卻起了個大早為自己準備了豐盛的早餐,只為的一邊品嘗美味的早餐、一邊好好欣賞那個笨蛋的比賽

「那個笨蛋的比賽快開始了呢....」他將電腦螢幕連接到電視螢幕、舒服的坐在沙發上,拿起自己最拿手泡的黑咖啡、不

加糖也不加奶油球,輕輕的啜了一口、而咖啡香飄滿了整個客廳

『Today in Nationals Park - the Washington Nationals and the Baltimore Orioles held a friendly match,While theWashington Nationals starting pitcher is to go to the United States from training Japanese left-handed pitcher - Sawamura Eijun. The first game in the United States, do not know will not stage fright.』

『haha ~ Look at the situation should not be, now He looks very dynamic.』

電視傳來主播的聲音,在雙方互相敬禮比賽開始了

『Defense to you guys.I will try my best that pitching lets they fight.』他轉向身後對著其它隊友喊話

『沒想到人都已經在美國了,還是可以這樣大吼大叫 ,是說他剛剛說的那句英文對嗎?』他微微揚起嘴角,拿起自己手做的精緻三明治、咬了一口

『The key to the first ball,Sawamura players will be how to do it?』

Bang!

『The outer angle of the first ball is low,ah ~ it's a pity,the referee ordered a bad ball.』

『The next second interior angle high change ball,wow~ the ball was cheat to the batsman.』

『This ball he throws good,precision control of the ball is also high.』

『However, if the ball with a good ball with the ball, should not play well, this hit be regarded as earned.』

『This is not easy to say,the hit rate of the hitters is .296,there is also the possibility of playing.』

『Third ball be hit,forming the ground ball is the second baseman received the ball to the first baseman.』

完美的解決第一名打者,接下來的二、三打者都以打成滾地球被防守完美封殺

『Pitcher Sawamura's first game in the United States has such a very good performance,Look forward to his hit performance.』




『Now at the bottom of the three inning,this is the first round batter is Sawamura,finally turn his performance.But what is surprising is that no one on the base but put out a short stick.』

Ping!


『Wow~ The ball across the two, third ,the formation of double, the audience cheered for this stunning blow,even as the anchor I want to shout』

「還是老樣子~ 這樣的打擊方式,但是擊中率變高了呢」喝了一口有些變涼的咖啡,嘴腳勾起一弧微笑

在投完五局後、澤村被換下場,並不是投得不好、他今天的狀況簡直前所未有,有多少人為這的日本的投手的表現瘋狂尖叫、又有多少人因為這場友誼賽成為他的粉絲

「要是這場比賽,在18.44m前方蹲著、引導他的人是我就好了......是不是會比現在表現更發光呢...」看著澤村的表現、他有些嫉妒,但是他也為澤村的成長感到欣慰真想和現在的他作為敵對比賽一場,也想做為投捕、為他接一場球......不、不是一場,而是往後每場球賽、我都只想替他蹲捕

在友誼賽結束後、時間默默走到十點,一樣準時的視訊、澤村開口就是問『有沒有看比賽轉播!』

「有~ 有~ 有~ 你今天的表現很好」他有些無奈看著螢幕前這麼雀躍的他

「你就不能在坦誠一點稱讚我嗎」他鼓起腮幫子、別過臉來,看見他這個樣子、御幸心裡不禁噗哧一笑

「好啦~ 榮純~不要生氣好嗎~可以轉過來看著我嗎」充滿磁性、溫暖的聲音,每次澤村生氣了、御幸總是這樣哄著他,叫著他的名字

你的成長我都知道,只是我沒有參與到

「我們家的澤村投手大人今天的表現最棒了,好想看看澤村在球場上的英姿~」聽到這句話的澤村,默默的將自己的頭揚起、嘴角微微上揚

「知道在下澤村的厲害就好,等我回國、來比一場你就會知道我真正的厲害」

「那我會很期待跟你打一場的,到時別被我打到球喔,時間差不多了,你該去休息了」他習慣性的看了手機的時間一眼,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有隨時看時間的習慣,但就在下星期這件事會變得不那麼重要,隨時都能在一起

「明天球隊讓我休息,所以可以晚點睡、和你聊久一點,嘻~」

「真是的」御幸看澤村的笑臉、有些無奈,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表現有多可愛阿

說是聊天有些奇怪,不如說是澤村個人的演講吧,說著這一個月來訓練有多辛苦、而自己有多少進步,然後下個禮拜回國要和御幸前輩做什麼、要去哪、要幹嘛....等,御幸雖沒怎麼回話、但並不是專心聽,倒是看著澤村看到出神了

「所以說御幸前輩你有在聽嗎?你也好好聽人家說話」澤村發現御幸都沒什麼反應、嘟起小嘴

「有有有,我有在聽」神遊一趟的御幸、發現澤村小生氣,趕快安撫

「好拉~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該去休息的,御幸前輩你也要好好休息喔,要為我保留體力喔~回國後我要把這個月沒相處到的一次補回來」果真像澤村、感情的事總是這麼直白的就說出來

「御幸晚安~」

「等等澤村!」

「怎麼,御幸前輩」

「那個...恩.....那個....」

「心裡有什麼話想說的,就勇敢說出來吧,在下澤村我不會笑你的」

「沒事....只是想跟你說聲晚安」不,其實是想跟你說我想你

「你也真是的,好拉~ 晚安」

「御幸,我很想你.....」

「等等澤村你剛剛說什麼」沒來的及聽清楚,澤村就掛掉了視訊

『真是的,別在最後說這話阿』御幸低頭笑了笑,快一個月沒碰他、現在就好想好好碰他,而地球另一端的他、臉正紅著



今天是御幸在球隊上合約期滿的最後一天,而且他今天為重要的事就是去澤村的球隊上談合約,沒錯、在過兩天澤村就要回國了,這是御幸準備的前菜小驚喜,當然還有最重要的驚喜

「沒想到在職棒這麼出名的御幸選手,會在上個球隊的期約一滿自動轉來這個球隊」

「您真是說笑了」

「不,能有像你這樣的人才進來,我相信我們球隊會更好的」

「是,那沒有其他事嗎,容我先回去了,還有關於這件事,請先不要跟其他球員說,等到正式加入你們時、在說就好」

「是、是,一切就照你說的做」

「那不好思打擾了」御幸走出辦公室、嘴角勾起一弧角度,再來要去哪呢



「在過兩個小時就要搭機回日本了~ 御幸前輩有沒有很期待~我會搭華盛頓晚上七點的班機,到日本的時間應該是....管他的,御幸前輩要記得來機場接我喔,唉、不對,這樣會不會耽誤到前輩連球的時間,阿~這樣、這樣的話,算了、御幸前輩就去練球吧,不用來來機場接我了,我會一下飛機就衝回家了~~」

「等等、你是笨蛋嗎,怎麼自顧自的說起話來,我有說我不行嗎」

「怎麼可以說我是笨蛋,唉!等等,前輩、可以嗎!!你可以來接我」

「我想想要不要去呢~」

「小氣鬼前輩!!來接我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

「好啦~ 再說吧,我要先出們了,你自己要小心一點、不要都已經要下飛機了,還在傻呼呼的睡」

「什!!....」    

「我也很想你,澤村」沒等澤村炸毛的反應、丟下這句的御幸學著上次的他馬上掛掉了視訊

『這是給你上次的回禮,也終於熬過了這個月,接下來我可不會就這麼讓你一個人在外』他在心裡偷笑、要是現在澤村就在他面前他一定會向前用力的抱著他

「澤村回到日本的時間是九點吧,那個時間能有什麼好吃的呢、還是要親自下廚煮澤村愛吃的呢~ 算了還是先到超市看看吧,反正今天一整天也沒事做,晚一點在到銀飾店拿東西好了」



「這樣就花了一天的時間了、東西也拿回來了,再來先把東西煮好放著、去機場接機,回來就好好吃一頓美好的晚餐」他嘴角勾起一弧微笑。

有多久沒有為一個人做飯而感到這麼開心了,雖然以前常做飯給自己、也會多做一份留給爸爸,但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快樂過,就算安慰著自己打起精神為爸爸做一份好吃的蛋炒飯、有時也還是會感到難過,我知道、我都知道爸爸忙......

「很好~ 時間差不多了、先用保鮮膜包起來吧」他做好一切收拾、走到玄關將鞋子穿好,套上輕便外套、也順便為澤村帶上一件



到了機場、御幸往電子牆看了看,【班機 : UA218 華盛頓-東京  預計抵達時間 :   21 : 10】

「在三十分鐘就能見到澤村了,我會不會太早來了阿,不知道他看到我的反應會是如何」他想著澤村見到自己不知道會露出什麼表情、不自覺的露出傻笑

『話說澤村如果知道我要加入他的球隊、不知道他會不會很開心,如果看到這個不知道會怎麼想』他期待著時間的來到、頻頻看著牆上標示的時間,剩下二十分鐘、十分鐘、五分鐘,從不覺得三十分鐘有這麼漫長、看個電視、滑個手機、或是聊個天,總是一下就過了,但是現在卻如此過的緩慢

時間來到了九點十分、但是卻沒有任何有人下飛機該有的跡象;時間走到九點三十分,依舊沒有動靜,開始有些乘客慢慢騷動起來,有人走向櫃檯詢問怎麼了,飛往華盛頓的最後一班飛機照理說也因該要起飛了,但是因為從華盛頓飛回的

班機要用到這個跑道,所以遲遲都還沒讓乘客上飛機。有人大聲怒吼著 要是因為班機遲飛害我們公司損失你們要怎麼賠償阿,有人也因為遲遲等不到好的回應而感到憤怒

此時廣播聲響起 : 不好意思,搭乘班機 UA804  飛往華盛頓的乘客們,請移動你們的腳步往第一航廈搭乘班飛機,再重複一次,搭乘班機 UA804  飛往華盛頓的乘客們,請移動你們的腳步往第一航廈搭乘班飛機

乘客紛紛走離,不一會時間機場只剩工作人員、一些其他班機的乘客、還有跟御幸一樣等人回來的人。時間來到十點,大部分的班機都啟航了,該回來的也都回來了,但唯獨一台UA218的班機始終沒有消息。他相信沒事的、說不定中途因為快沒燃料而迫降停在某個小島做補充也說不定

時間走到十點五十點,工作人員貌似有些動作、但御幸裝作不以為意想著再等等看、沒事拿起手機滑了滑,說不擔心是騙人的、他也不想一直往壞處想,所以他只好假裝、假裝一切是好的,要是澤村現在就在他身邊、要是澤村知道他現在正在擔心什麼事,一定握起自己的手、說「沒事的」

他顯少看新聞或滑新聞動向,但他現在就突然這麼想看、想看看有什麼好的新聞消息,而正當他在看一則有趣發明的新聞時

【插播一條即時新聞,就在剛剛證實了一架從華盛頓飛往日本的班機UA218在八點五十分失去了聯絡,這架飛機在一陣氣流中失去聯絡,在用過各種方式聯絡都沒得到任何消息,應此推斷可能遭遇失事,目前還在全力搜查中】

他重複的看著這則新聞,他想著澤村說不定沒搭到這班飛機、說不定他因為甚麼事而沒搭到、說不定.....說不定......

他開始撥起電話、不斷的、不斷的....

澤村快接電話阿、快點接阿、你是笨蛋嗎 、拜託你快點接電話、快點接到電話跟我說你沒事、拜託、拜託.....拜託你好嗎....榮純....拜託你接我的電話說你沒事.....好嗎....





【您撥的號碼未開機,請稍後再撥,謝謝】



幾天後-

「他是新加入我們的捕手 御幸一也,請大家多多包容他,希望他能為隊上帶來更好的助力」御幸面無表情、也沒看著前方的新隊員,只是像在遠望某一方,而這在其他人眼裡顯得他很自以為是

「接下來我要講件嚴肅的話題,在前天已經確認了,隊上的左投 澤村榮純因飛機失事罹難了....」原本是該開心的歡迎棒球各方面都表現出眾御幸,但這歡樂氣氛沒維持多久,隊上教練的語氣轉為有些平調、也漸漸變得面無表情,隊上失去重要的戰力、固然會讓人感到難過,但在職棒、人總是來來去去....而這又能讓人難過多久..... 即便在隊上的隊員聽到這件事不免感到難過、有的甚至掉淚,但是現在又有誰會比御幸更痛心

澤村罹難的事早在他來新隊伍前就知道了,在新聞發布飛機失事第二天早上、御幸就去確認了,他一直希望著、一直祈禱著,直到他再次到機場,上帝並沒有給他機會、也沒打算給他安慰,當下知道自己最愛的人不會再回來了、自已竟然哭不出來,最讓御幸自己驚訝的是他冷眼環顧著周圍因親人罹難而哭得慘不忍睹了人,到現在回想起那樣的自己他也會打了個小冷顫。這也不能怪他、他一回到家竟瘋狂大笑、笑到哭、哭到累。他要用什麼心情去一個已經沒澤村的隊伍,他要用什麼心態去面對一個澤村不會再回來的家

能讓他活下去的動力.....又剩什麼....

話雖如此,但他的表現並沒有辜負隊上所望,每次比賽他依舊拿出好的表現,而隊上獲得勝利要去慶祝時他總是推掉,其他隊員想跟他友好時他也總是不理人的走掉,日復一日,有人討厭他想趕走他,但是他的任何表現都無法讓人挑剔,又能拿他如何....



「不要...不要走,澤村!」他.....被自己的夢下醒

「說起來也過的一年了阿.......」剛起床的他自言自語。那是個休假的一天,因為昨天隊上才剛獲得勝利,所以教練要他們今天都好好休息一下,他轉開電視、剛好在播到一則跟自己相關的新聞,昨天他因為一支再見全壘打而使隊上獲得逆轉勝,但對他來說那沒什麼要關注的,看著電視上的自己,他忽然自問「有這好的表現,是要給誰看....」,也是、因為那個人也看不到了....

習慣一早泡一杯黑咖啡,坐著等時間到去做早餐和澤村一起享用美好的休假.....而現在的休假只剩他一人

「有多久沒自己做早餐了,自從澤村....」他甩了甩頭、到底今天是怎麼了,為甚麼會一直想到澤村...在御幸回過神來,

他已經做了兩人份的早餐,一份是自己的、一份是專為澤村設計的營養早餐.... 看著眼前這些早餐..他難過的笑了....

在一起生活七年,有些習慣並非一、兩天造成的,但已經過了一年了、這些習慣卻依然存在,他並沒有忘記、並沒有忘了怎麼準備澤村的特製早餐

他忽然在想、不如出個遠門吧... 反正、反正....要說個理由的話、其實他也不知道為甚麼。他沒怎麼整理行李、也沒計畫要去哪,反正他就是一個人、背著一個包包就往機場前進

到了機場、他往電子牆一看,就這麼剛好、一架飛往華盛頓的班機。他辦好登機症候,給球隊打了通電話,當然一定先被罵的一頓、但也沒辦法誰叫他已經買好票了,何況他比賽的表現也還不錯、所以球隊也就這麼讓他任性一次

他走上飛機、找好自己座位坐下,他一手撐著下巴看的窗口

「澤村.....」真是的又來了、他甩了甩頭,不知道為什麼他今天總是在不知不覺的叫出澤村這個名字

『各位乘客請繫好安全帶,等會飛機就要起飛了,請把會干擾飛機的電器用品關掉』

『那麼各位乘客請帶的愉快的心情一起一段全新的旅程吧』



『現在已經飛到平流層了、各位可以放心,如有需要可以按鈴,在附近的空服員會為您服務』


一個平靜的旅程、讓他彷彿忘了一切時間的流動,他靜靜的看著窗外、往下一看彷彿能看到太平洋的湛藍、窗外的雲朵第一次靠自己如此近的感覺,平靜、如此平靜,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這感覺了...

他閉上雙眼想像著他旁邊坐的澤村,輕輕撫摸著那雙已經帶上婚戒的手,然後笑著說去玩哪再來要去哪,為著結婚一週年的旅行作討論,沒有計畫、隨興的.....

忽然機身一陣劇烈晃動,乘客漸漸起了騷動,而這陣晃動擾亂了御幸的清夢,他睜開雙眼回到現實,看著右手邊的座位、沒人... .這是他刻意選的

『各位乘客不要緊張,請繫上安全帶、戴上氧氣罩,我們現在碰上了一些氣流,很快的我們就會脫離這陣亂流、繼續安全飛行』

御幸露出一抹詭譎的微笑、他真的真的第一次感到這麼安定


「是嗎....  終於可以見到你了」像是已經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他又閉起的雙眼,做最後的想像


「澤村、我來了...  終於可以真的和你再起一了.....」






【為您插播一條即時新聞,一架由日本飛往華盛頓的班機在剛剛無故失蹤了,目前正在全力搜查】


看到這則新聞的人無不感到驚訝,就在去年的今天也是一樣發生了飛機失事......


评论(2)
热度(22)
©御澤哉 | Powered by LOFTER